永言配命,自求多福

【北清北】实

没想到在校拟上又一次突破了自己的耻度……这次是生子()注意避雷,都怪她 @郁十一 提出来怂恿我写……

 梗来自这张图


下午六点半,北大听到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怀中婴儿的注意力也被吸引过去,小脸从桌上带镜片的支架后面转向了玄关方向。“爸爸!”小家伙声音清脆,正是牙牙学语的时候,一声高一声低不停地叫着,清华脱下外套接过他。

“今天这么早?”北大打开清华带回来的饭盒——食堂的红烧牛肉,油麦菜和紫米饭,还是热的。见对方不应声,一转身看到小家伙正搂着清华的脖子,手指着堆在地板上的玩具,嘴里含混不清地似乎在说什么,北大不禁失笑,“小白眼狼,就你这样天天把实验室当成家...

【北清燕】大学生AU脑洞

【警告】

抛弃节操放飞自我的脑洞,【真·北清燕】,文明观文,不适随时点叉,请勿打人!


清华和燕京青梅竹马,上了同一所大学,燕京读的新闻传播[1],清华土木工程[2]。两人的关系早已超越了朋友,但都傲娇地不好意思主动再向前迈一步,直到他们大二时候认识了学长北大。

北大是物院已经直博的大四狗[3],修哲学双学位,很快和燕京打得火热。燕京一个美...

【北清北】冬季校园

#和某首歌没有任何关系#

【预警】

低级趣味!

三俗炸弹!

大学精神已死!

慎看!

慎看!

慎看!


清华最近突然开始帮北大挡酒了。

虽然看不上拿酒说话的逻辑,但总有些应酬场合难以避免。每当酒桌上有人不怀好意地来到北大面前,清华都会率先站起来连干两杯——知趣的人便不再打扰。

“你干嘛?!”北大小声抱怨,在桌下悄悄踩他的脚。“我酒量比你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哎呦喂……挡酒这么积极,你家那位是怀孕了吗?”北航凑过来促狭地问。

清华喝得太急,被酒气呛得咳嗽,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北清北/百合】樱桃

无证驾驶,里约奥运三轮车,OOC可能?


“想明白问题是一码事,做明白事情是另一码事,这我都懂……”

“……我一次一次地让人失望……”天气并不冷,但女人把被子又往身上裹了裹,“我做不好啊……觉得委屈吗,好像也没什么可委屈,麻烦就是我一手造成的,锅没办法扔给别人,这种感觉……唉我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清华注视着她缩在沙发上的邻居,对方别过脸去不肯接触她的眼神,一番语无伦次之后丧着脸一动不动。

“你要是哪里都好,还要我做什么。”她踌躇半天...

1952,夏

落地钟的滴答声,伴着一盏昏暗的灯,和深夜不眠的人。

明知这样不会等来任何消息,无论令人安心的还是加深忧虑的,不如倒头睡下暂时逃避一切,但他没有能力做出这个正确的选择,因煎熬而清醒,在清醒中愈加煎熬着。

忽然电话铃声惊心动魄地响起。

“清华……”接起电话仿佛耗尽了所有勇气,对面的声音很熟悉,又因为不寻常的压抑而陌生,“是我。”

 “……燕燕?”他脑中的弦不知是松弛下来,还是绷得更紧了。

“清华……”女孩有些不易察觉的哽咽,“我想见你一面。”

 “……怎么?”

“现在来吧……老地方,朗润园?”

“可是……”清华感到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但头脑中渐渐一片空白,“天...

校拟邪教自行开发周边科科科科,顺带一提这款纪念戒指名为手拉手,啧啧。

尔雅冰台:

……咳,感谢阿末给我机会实现我的恶趣味w(谜之微笑)

……爱生活,爱隔壁w(咦?)

明天是高考的大日子,值得写点画点什么,可是一天三条死线卡脖子上……还是算了吧。
       
想想九月又会有一批幸福的孩子,要来到这儿开始四年的生活,再看看自己在这里只剩下一个月时间了……
       
为自己续一秒,要是能重逢,那该有多好。

【北清北】80年代末片段一则

80年代末的一个6月中旬。两校关系尚一般。啰里啰嗦。请勿模仿。


----------------------------------------------------------------------------

借着夜色的掩护,青年绕过了警戒线,从重重的小丘和树木之间进入了禁足圈的内部。

这园子他既陌生又熟悉,北面人迹稀少,基本保持了原来的格局,继任主人的疏于照料导致草木无序地疯长,景象格外萧索甚至阴森。久远的记忆为他指出一条路,出了幽暗处,看到家属区的楼房。

没有一盏灯亮着。

后半夜来访不是个好主意,但直觉告诉他那人没睡。几声小心翼翼的叩门之后,半晌没有回音,...

北清燕大三角流水账3.5

深夜码字被虐得喘不上气,北清燕流水账最后一篇,1946到1952部分。校史说到底是人的历史,读过了三位校长的去向,内心更加戚惶。
     
1946年,司徒雷登先生离开了燕大就任美国驻华大使——肩负着维护中美关系的期待,还有保护他苦心经营的燕大的愿望。前者一旦破灭,后者岂能保全,他终于被第二故乡判为一个失败的侵略者,毕生的心血零落成泥,连安葬燕园的遗愿都没能实现。
        
梅贻琦先生可以说为清华奉献了一生,他选择远走台湾,原因之一是留在北平就得不到维持学校运...

【北清北(?)】某数据库涨价的后续(?!)

前文在这里


“想看原图就发我红包。”点击发送,北大幸灾乐祸的笑容快要从脸上溢出来了。

瞬间收到了回复。


人大:对有夫之夫不感兴趣,你俩爱玩自己玩儿去!!

这让北大始料未及,不等他想到怎么答复,第二条又来了。

同济:回复人大:不是求3P么?(doge)

人大:回复同济:(微笑)(微笑)(微笑)

然后消息提醒的数字跳动个不停。

北师:回复人大:不是求3P么?(doge)

北邮:回复人大:不是求3P么?(doge)

北航:回复人大:不是求3P么?(doge)

北理:回复人大:不是求3P么...

1 / 4

© 陟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