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言配命,自求多福

【北清北】1937—南迁途中

“干嘛老是盯着我看。”

如果目光也有实体,清华感觉到的就是鬼鬼祟祟的蛛丝,似有若无而挥之不去,令他莫名地紧张。

“今天……咳咳,第一次见你头发没抹油。”北大的笑容,还有一下子变得肆无忌惮的打量,几乎在他脑子里拉响了警报。

“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清华不自觉地拢了拢鬓角。

“我差点没认出来!在北平的时候,你连上街游行都是西装油头……唉,我啊,本来对南迁没什么实感,好像平时去田野调查一样。今天看你这副打扮,才觉得咱们真的在逃难。”

“你要是天天听着炮声睡觉,早就明白事情多么严重。”[1]

清华拒绝去想,但对那校园的牵挂,借着一个小小的缝隙便溜出来。

“燕大呢,她怎么打算。”北大打破了短暂的沉默。

“她要留下。”

“哎呀……我都比不上一个洋人办的学校。”[2]

“这是什么话,”清华不快,“迁校是我的提议,你也同意了的。”

[1]从“一二九”开始,北大在学运界的地位就比较被动了,清华和燕大成为主要推手。一方面因为校长不鼓励出去折腾,搞学术也比较忙,另一方面是地理位置的原因,郊区的狗男女的确离战争更近,反侵略的心情更迫切。南迁的事情就是清华主张的。

[2]对于自己失去作死领袖地位这件事,北大是不爽的……

评论 ( 2 )
热度 ( 35 )

© 陟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