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言配命,自求多福

【北清北】这不是车这只是一双轮滑鞋

      
建议配合前一篇:燕丘 食用。低体温的正确解决方式。
   
————————————————————————
     
“太晚了,今天就在我这里睡吧。”
     
其实这时间对于大学的生物钟来说远不算晚,而且两人的住所没有多少距离——他们都清楚这个邀约意味着什么。
    
清华草草地吹干了头发,仅穿着一条底裤从浴室里出来,尽管没开始供暖的屋子寒气逼人,身体里冲撞的血液和兴奋让他只能感觉到热。
      
北大背对他蜷在被子里,旁边是为他留的枕头。清华没想到他就这么睡了。然而这样的画面让他心头一软——这简直无法想象,北大会为他暖床,以如此信任的姿态和他共享最私密的空间。
      
然后他就轻手轻脚地,毫无防备地,半裸着,钻进了一个冰窟窿。
     
Naive!!!!!
    
清华死死咬住牙才不至于叫出声来。
     
如果你把一条冰凉的蛇放进被窝里。
   
你会得到——
    
一条冰凉的蛇和一个冰凉的被窝。
    
北大就是那条蛇。
     
竟然忘了他低体温的事情……清华打着哆嗦想,把手轻轻放在他的肩胛上,仅隔着一层单薄的睡衣。若不是感觉到胸腔的起伏,他真的会以为自己旁边是一具尸体。
     
这个想法让他最后的一点激动也冷静了。
    
清华在黑暗中睁着眼睛,用耳朵捕捉枕边人似有若无的呼吸声。他想吻吻他,想感觉一下他的气息再睡去,但他只能看到北大的后背。怕打扰他休息,只好作罢了,清华的手离开了他的背。
        
“把你的手放回去。”
     
北大的声音很轻,但是完全听不出困意。“你没睡?”清华问。
      
“太冷了,睡不着。把你的手放回去。”
   
“呃啊?”
     
“放。我。身。上。”
        
清华发愣的时候,北大已经转过来,头靠上他的肩,清华顺势揽住他。北大的手就顺着他的胸一路滑向他的腹部,留下一条残酷的低温带。一块一块地数着他的腹肌,北大轻叹道:“你身材这么好……五道口体校。”
      
清华捉住那只手,把它从身上揭下来。“干嘛?”“下去。”“你在睡我的床!”“你叫我什么,嗯?”
   
“——错了,技校~”北大笑着。清华突然收紧了搂他的手臂,一翻身将他压在下面,“再想想?”
    
“清……二!”
     
清华一手按住他,一手抓向他怕痒的腰腹处,“你干嘛——啊——啊哈哈哈哈——”论体力他拼不过清华,挣扎没用,几乎笑得瘫软,只能用一双冷脚在对方的大腿上乱划,“不闹了不闹了……哈啊……求你了……”清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留他剧烈地喘着,“最后一次机会。”
     
“好…………嗯……你这么欺负我……一会儿没力气和你搞啦……”
    
“是谁先欺负谁的?”
    
北大盯住他笑着,慢慢地开口,“……清……”
    
“嗯?”
    
然后没有出声,似要作一个口型。清华以为他会把嘴巴努起来,是个“华”的读音,然而他用力地张大了嘴,还夸张地定格了一下。
    
“还是把你扔出去吧。”清华作势要把北大拦腰抱起,然而被北大抢先勾住了脖子,吐息痒痒地扑在脸上。
    
“你听错了……”
    
北大把下一句直接送到他口中。
    
“亲爱的。”

      
       
         
           
          
——————————————————————————
又是一个谐音梗。北大的低体温症其实是心病,他最不可解决的困扰来源于谁,我之前大概也提到过了嗯……话说好久没产玻璃渣了呢(手动微笑)
      
       
       

评论 ( 5 )
热度 ( 126 )

© 陟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