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言配命,自求多福

【北清北?】【交旦?】灌酒的危害→_→CP洁癖慎入

          
“不行不行……不能再喝啦!都是大学玩什么拼酒……我不记得你是喝酒的人啊!”满脸通红的北大拼命推开复旦塞到他手里的酒杯。
  
“我特地从上海过来参加你校庆,不跟我喝一杯说得过去吗?”周围人跟着起哄,北大开始耍赖,“这叫陋习!复旦你不帮我挡酒还想灌我!”
    
“就让你象征性地喝了几口,算什么灌。”复旦毫不留情地戳穿了他。
     
“我真的喝多了!我看清华都变成两个了!”
   
众人哄笑,复旦手一抖差点把酒泼出去,“这杯你必须喝,让他替你挡酒去……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北大拿着酒杯,慢吞吞地小口嘬着,看到一个模糊的格衬衫身影向自己走来。“不和妹子们玩了?”复旦问,“那帮女生太可怕!围着清华逼供呢!我再不逃出来也要躺枪了!”上交用格衬衫袖口擦擦头上的汗。北大摇摇晃晃地靠过来,把喝了一半的酒放在上交手里,后者一头雾水地接了去,然后看到前者捂着嘴巴弓起背,直直对着他就要呕吐——
    
不消复旦使眼色,上交拉起北大就往洗手间跑,把他拖到水池前才松了口气。没想到北大撑着水池突然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我装的啦,喝那一点怎么会醉,哈哈哈哈哈……”说罢一头扎进他怀里,“这么演是不是很像……哈哈哈哈哈……”
   
这种状况已经完全超出了上交能够理解的范围,北大的脑袋在他肩上蹭蹭,然后——抬起头,含住了他的耳垂,不轻不重地吮吸。
    
“小北你……住手啊啊啊啊啊!!!”上交几乎嚎叫起来,“你要干嘛啊啊啊啊啊啊!!”北大将他推到门上,伸手便锁了门,对着他的耳朵吹气,“又不是头一次这么玩……”上交顿时明白了什么,“小北你听我说……你认错人——唔!”他的嘴唇直接被堵住了,北大热烈地吻着他,舌头摩擦他的上颚。上交试图推他的肩膀,结果下唇被狠狠地咬了一口。北大趁他吃痛,双手向下探,去解他的腰带。这时敲门声响起,上交被按在门上,发不出声音也动弹不得,徒劳地掰着北大的手——醉鬼的力气大得出奇。敲门变成了急促的砸门,每一声都打在上交崩溃的神经上,他心一横,抽出一只手将门锁打开了——
    
门被猛地向外拉开,上交趁着这个趔趄赶紧推开北大,门口是表情凝重的复旦和清华。
   
北大一脸茫然地看着狭小空间里第二个高个头格衬衫方框眼镜的工科学校。
      
上交的嘴唇被咬破了,裤子还解开着。
    
复旦斜眼瞟他一下,“呵呵,你行。”扭头走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上交无声呐喊着。
   
“你没事吧?!”清华问北大。
        
是他干的!你得问我有没有事啊!上交在内心咆哮着。
   
清华示意北大出去,北大就一声不吭地走开了。清华哐地一声摔上了门。
      
“来,咱俩谈谈。”
          

       
        
————————————————————————
     
工科学校都是相似的,格衬衫都是标配的。感觉上交和清华应该长得挺像所以写了这个奇怪的段子,欺负蛤交谜之开心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细节,比北大老的大学就那么几个,包括上交,所以他叫北大“小北”,清华是不会这么叫的,他只会用“你”……(所以北大的确是一喝就高╮( ̄▽ ̄)╭人脸认不清楚人话也听不明白了)
    
谢谢你们包容我的恶趣味→_→

评论 ( 19 )
热度 ( 112 )

© 陟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