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言配命,自求多福

1952,夏


落地钟的滴答声,伴着一盏昏暗的灯,和深夜不眠的人。

明知这样不会等来任何消息,无论令人安心的还是加深忧虑的,不如倒头睡下暂时逃避一切,但他没有能力做出这个正确的选择,因煎熬而清醒,在清醒中愈加煎熬着。

忽然电话铃声惊心动魄地响起。

“清华……”接起电话仿佛耗尽了所有勇气,对面的声音很熟悉,又因为不寻常的压抑而陌生,“是我。”

 “……燕燕?”他脑中的弦不知是松弛下来,还是绷得更紧了。

“清华……”女孩有些不易察觉的哽咽,“我想见你一面。”

 “……怎么?”

“现在来吧……老地方,朗润园?”

“可是……”清华感到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但头脑中渐渐一片空白,“天都黑透了……”语言仓促地流出,“燕燕……听我说,我愿意见你……我很想见你,可是现在……”似乎有一把刀梗在他喉咙里,“……形势太乱,我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以我俩的身份,见面的话……可能非常不利……”

不安和罪恶感随着他吐出的每一个字积累起来,他尽了最大力气想软化自己的话语,“啊,等环境稍微安定一点,我们俩找个好天气的日子……一起吃顿饭好不好?”

对面沉默一阵后,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

“你是对的。”她轻声说。

“清华……保重,清华……”

电话挂断了。

 

 

 

五点五十分,还没有到闹钟设定的时间,清华是被一个梦叫醒的。雨淅沥沥下着,不是晨跑的好天气。他盯着窗外惨淡的天光,梦已经在醒来的一瞬间无影无踪,仿佛再也不会被打捞上来的久远的记忆,只有沉重感还残留在四肢里面。

今天他床铺的另一边是空的,恰好,此时他只想一人独处。


评论 ( 9 )
热度 ( 33 )

© 陟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