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言配命,自求多福

【北清北】冬季校园

#和某首歌没有任何关系#

【预警】

低级趣味!

三俗炸弹!

大学精神已死!

慎看!

慎看!

慎看!

 

 

清华最近突然开始帮北大挡酒了。

虽然看不上拿酒说话的逻辑,但总有些应酬场合难以避免。每当酒桌上有人不怀好意地来到北大面前,清华都会率先站起来连干两杯——知趣的人便不再打扰。

“你干嘛?!”北大小声抱怨,在桌下悄悄踩他的脚。“我酒量比你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哎呦喂……挡酒这么积极,你家那位是怀孕了吗?”北航凑过来促狭地问。

清华喝得太急,被酒气呛得咳嗽,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几个月前。

两人刚从一场饭局上出逃,北大前前后后喝了差不多一斤白酒还有若干红酒,却没有显露出任何醉态,只是平日的苍白脸色变得红扑扑的,嘴唇也格外艳丽。

冬夜的寒冷也抵不过酒精带来的热度,北大提议去刚刚上冻的未名湖走一圈。

月光洒在白色的湖面上,世界格外空旷,仿佛只有他们两人相依相偎。

北大靠向清华的身边,与他十指相扣,时不时眼神飘过去笑着看他,清华觉得自己的脸上烧得越来越厉害。北大凑到他耳边,轻轻地吐出一句话:

     

“……咱俩比一比谁尿得远?”

     

“……什……什么?!”清华几乎是惊恐地挣脱了对方的抓握。

“来嘛~”北大带着一脸坏笑,逼得清华节节倒退,“静园草坪约过炮,未名湖里撒过尿,才算真正的北大人啊~”

“我又不是北……哎你住手啊啊啊啊啊!!!”北大突然向他的裆部抓去,恰好一阵冷风吹过,寒意穿透了他的裤子,化作一股尿意直冲进他的下腹部。

“刚才喝了那么多都没上厕所,快要憋坏了吧,啊?嗯?是不是呀?”清华被他的膀胱坠得完全不敢走动,还要提防北大继续偷袭他小腹的架势。脑海中恶魔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来吧——上吧——不要忍耐啦——

清华的眼前浮现出

北大带他在这湖里偷摘的莲蓬……

偷挖的藕……

甚至偷钓的鱼……

还有偷捞起来还养在他窗台鱼缸里的巴西红耳龟……

不行……他瞪着北大,努力地调整呼吸……

这时对方竟然恶劣地吹起了口哨——调子好像还是他清华的校歌。

来啊——

豁出去啦——

人不作妖枉少年啊——

解放天性吧——

    

     

     

      

“一派胡言。”北大熟练地用碗盖刮开茶沫,啜一口铁观音,姿态优雅无比。

“真的!你不是喝多忘了就是嘴硬不承认。”

“我活了一百多年,从来没听谁说过我耍酒疯的。”

“不信你去看看……冰还没化,痕迹还留着呢。”清华叹一口气掩住了脸。

“这么无聊?不去。”北大放下茶盏,舒展地往沙发上一倒。

     

窗台上的巴西红耳龟在冬末阳光下懒洋洋地探出了脑袋。




-------------------------------------

不要打我……

评论 ( 30 )
热度 ( 91 )

© 陟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