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言配命,自求多福

【北清北】实

没想到在校拟上又一次突破了自己的耻度……这次是生子()注意避雷,都怪她 @郁十一 提出来怂恿我写……

 梗来自这张图


下午六点半,北大听到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怀中婴儿的注意力也被吸引过去,小脸从桌上带镜片的支架后面转向了玄关方向。“爸爸!”小家伙声音清脆,正是牙牙学语的时候,一声高一声低不停地叫着,清华脱下外套接过他。

“今天这么早?”北大打开清华带回来的饭盒——食堂的红烧牛肉,油麦菜和紫米饭,还是热的。见对方不应声,一转身看到小家伙正搂着清华的脖子,手指着堆在地板上的玩具,嘴里含混不清地似乎在说什么,北大不禁失笑,“小白眼狼,就你这样天天把实验室当成家,还跟你这么亲。”

“我亲生的啊。”清华把小家伙放到泡沫地板上,将稍带尖角的东西从他满地乱爬的路线旁边清理出去,“看这积木搭得,是个工程师的苗子。”

“啧。”北大扒了几口饭夹起一块肉,“不行,皮相像你我没意见,脑筋也像你就坏了。”

“我的脑筋怎么了。”

“比如,咳!——老想着孩子以后能做什么,要不要这么局限啊,你看他现在的样子,就很复杂很神奇,我还有许多东西要向他学呢。”

所以你把眼动仪都搬到家里来了吗,清华腹诽道,他毫不怀疑北大会在带孩子的过程中搞出几篇认知科学论文来,笑了笑没有作声,听着对方吩咐他洗衣刷碗冲米糊。

应该如何定义两人的关系,清华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但他们确确实实有了这个孩子——双方血脉和汗水的结晶,在他们准备好收获成功之前就早早地来了,随之还有比起把他带到世界上更加艰难的一系列事情。或许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适应了父亲的角色,把这里当成了家,一半来自他一半来自北大,还会继续将他们联结在一起的小不点儿,似乎是某种温情的见证……

 “对了,明天我有会要开。”北大的话打断了他的沉思。

“我要去实验室。”

“……”

“……那,我把他带去?”

“喂,就算是在实验室生的,你还打算在实验室养啊。”

评论 ( 25 )
热度 ( 83 )

© 陟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