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言配命,自求多福

【北清燕】1931 (冷梗密集注意)

“你老是偏袒这城里人[1],校门匾额求他来题字[2],校务长住处也是他来题字[3],湖也是他取的名字[4]。”

“先生老远赶来帮我讲课,你就住我边上,我忙的时候见过你来搭把手?”

“你教学都顾不过来,老是在外面奔波个什么。”

“我在讨钱哪,吃庚款的大少爷,怎么会明白外表光鲜的邻居其实是个叫花子呢?”[5]

“既为大学,还是莫讨论金钱俗物。小清生来有富贵相,头脑又精明,注定活得滋润,咱们两个,就‘文人固穷’罢,哈哈哈哈哈。”[6]

这是燕大建校的第十个年头,三位青年在临湖轩抚掌而笑,以为相聚的时光永无止境。

[1]民国北大在皇城根,清华和燕大在偏远的海淀镇,进城坐火车。

[2]燕京大学西门的匾额是蔡元培题字。

[3]冰心为未名湖南岸校务长住处取名临湖轩,并邀请时任北大文学院院长胡适题写匾额。

[4]北大教授钱穆在燕大兼课(没有地铁四号线要坐火车去村里教书也是蛮拼的),一般认为他是“未名湖”这个名字的作者。

[5]燕大没有政府投入,所有校舍都是校长亲自去美国募(讨)捐(钱)建起来的。

[6]清华是真·金牛座。民国有庚子赔款这个buff,海峡对岸的小号至今还在收支票。现在是中国最富的高校,虽然国家砸钱数额不突出(第一是北大),搞工科商科自己赚的也是最多的(所以并不需要),各种条件堪称奢侈(不仅有钱还有地皮)。北大搞文科理科都是理论基本上只花不挣,靠国家拨的经费过活,奈何从蔡元培时期就看不上应用学科,穷得活该啊……

评论 ( 1 )
热度 ( 37 )

© 陟良 | Powered by LOFTER